制裁半周过后“被逼贱卖”的切尔西状况如何?

“确保俱乐部的比赛不会受到这些重要制裁的不必要伤害。”3月10日,当英国政府正式宣布对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的制裁时,文化部长多里斯曾经如此表示。显而易见,这是在安抚民情,而从理论上来讲,切尔西作为上赛季的欧冠冠军以及英超老牌强队,转瞬之间就把它打倒整垮也绝对不符合英国自身的利益。

然而遗憾的是口号和理论无法完全决定现实,当俱乐部的老板被定性为“罪人的帮凶”,被“冻结”的俱乐部自然也无法独善其身。于是乎从制裁颁布开始到现在的短短数日之内,已然有更多问号和负面消息蹦了出来,比如赞助商“翻脸”,银行信用被暂时冻结,还有阿布被英超正式踢出俱乐部董事位置等等。这些要素汇聚起来往糟糕的方向想,那就是切尔西已经从云端跌落,陷入巨大困境恐怕不得不“尽快贱卖”。

目前有一点是可以100%确定的,那就是所谓“不必要的伤害”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免。与此同时,英国政府给予切尔西俱乐部的特别许可也并不能完全保证俱乐部的正常运营。在禁令颁布当天,就曾有多家英媒指出政府规定的比赛预算肯定不够用,而关于这一部分内容的具体数字也果然很快就做出了调整。3月12日,在切尔西俱乐部、英超和英国政府等多方沟通商议之后,原本只有50万镑的主场比赛单场预算(包括安保、餐饮和管理支出等等)被提升到了90万镑,因为蓝军方面的报告宣称承办一场英超主场赛事的花销通常在80万到100万镑之间。

除此之外,英国政府还对许可令做出了一些补充说明,包括明确允许与青训发展有关的支出(无上限但要在现有规则范围之内);以及允许向承包商和临时工付款和支付津贴,只要他们的工程、工作是在今年3月10日之前开始且目前正在进行等等。如此说明算是对整个俱乐部的运营稳定有所帮助,但依旧还有不少疑问没有得到解答,比如“客场差旅费”的上限就还是2万镑,这个明显过低的标准蓝军方面还在向英国政府争取调整。

相比“限额过低”,近日更让人担忧的消息则是切尔西的银行信用遭到冻结,这让人怀疑蓝军的现金储备坚持不了太久,毕竟他们每月的薪资开销就高达2800万英镑。当然依照英国巴克莱银行的说法,冻结只是暂时的,他们采取如此措施的原因是需要时间评估切尔西俱乐部所获得的许可,以确保自身的行为不会违反英国政府的规定,但问题是“何时解封”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另外我们还不应忘记,在制裁出台的第一天就已经有赞助商选择与切尔西“划清界限”。英国电信业巨头、蓝军的胸前广告赞助“3”是第一个站出来暂停合同的,然后在“审视了现有合作数日之后”,现代集团也选择了暂时停止与切尔西的合同。这家韩国企业原本是蓝军的袖口广告赞助商。如此也就意味着切尔西的各种原有合同虽然被英国政府允许继续执行,却未必能够为俱乐部带来不变的收入,所以即便不计算未来禁售的球票,“尽量不伤害球队”的制裁也已经让蓝军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毋庸置疑的是,目前暂列英超积分榜第3的切尔西正身处在恶劣的大环境之中,不仅财政上的各种不确定容易让人心慌,英媒之中还有人带节奏要将蓝军打到万劫不复。比如《每日电讯报》记者吉姆怀特就曾撰文一篇,宣称切尔西崛起靠的是“沾满鲜血的钞票”,因此应该被判降级。不过有人落井下石,也有人相信切尔西还能走出困境,包括赞助商也没有全部抛弃这支球队。早在3月11日,酒店搜索平台“Trivago”就表示会继续赞助蓝军的训练服和训练器材,而耐克在审视合同之后,也选择了维持原状。

依照英国媒体的说法,这些保持与切尔西合作的企业也希望蓝军能够尽快完成转让事宜,以结束目前这种“看不清未来”的状况。而此前制裁令的颁布虽然一度让人以为转手一事已经暂缓,但很快英国政府就放出风来:他们允许阿布继续出售俱乐部,只要能确保任何资金都不会流向这位被制裁的俄罗斯人。另据竞技网的说法,在英国政府亮绿灯之后,切尔西的转让协议有望在4到6周之内达成。

那么短期之内就能见分晓?考虑到之前的传闻是阿布标价30亿英镑,远高于求购者的预期,如果要速战速决,那恐怕还真是得被迫降价。不过卖不了高价就等于球队会落入恶人之手?倒也不太一定。近日英国舆论已经开始吹风,认为潜在下家之中亦有看上去还凑合的选择——马丁布劳顿爵士,这个名字乍一听并不让人熟悉,但如果你去查阅2010年利物浦的俱乐部主席,就会发现这位英国人并非等闲之辈。

当年布劳顿只做了半年的红军主席,主要工作就是帮前老板吉列和希克斯卖掉球队,结果他也算是帮助利物浦迎来新生,请来了“新英格兰体育冒险”集团,也就是现在的红军持股公司芬威体育。而现在,作为一名忠实的切尔西球迷,布劳顿又加入到了“挽救”自己心爱球队的行动中。在此之前,布劳顿主要在航空运输业工作,也是一家体育投资公司的合伙人。他本人的财力并无可能收购切尔西,但凭借着广袤的人脉和对英格兰足球的熟悉,这位75岁英国商人正在聚合能够接手蓝军的力量。

根据天空新闻的说法,站在布劳顿身后的出资人正是此前英媒认为的“热门”之一:瑞士富豪维斯和美国人伯利。不过和此前主要是维斯抛头露面,率先自宣是“受邀买家”不同,目前的说法是他们的“财团”至少由三人组成,瑞士富商在其中可能只排在第三位,身为美职棒洛杉矶道奇队老板之一的伯利才是头号投资人。至于“二号人物”也和伯利有关,是“该隐国际”的CEO、英国人戈尔茨坦——戈尔茨坦和伯利共同创办了这家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房地产投资公司。

如果切尔西最终不得不与俄罗斯资本割席,而布劳顿又能像当年帮助利物浦那样帮助切尔西,那也许会是不幸中的万幸。像芬威集团那样的老板虽然远比不上阿布慷慨,但收支平衡精准投资的做法至少还是造就了红军的重新崛起。当然现在就说是伯利这一派是“未来好老板”仍然为时过早,唯一能确定的是布劳顿为谁站台就可以为他们增加一些印象分。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这位前红军主席、蓝军拥趸就已经表露出了自己要保护切尔西俱乐部利益的态度,他隔空向那些暂停合同的赞助商喊话:“请停止那些自己品牌会被阿布‘污染’的想法,并开始思考如何通过支持乌克兰受害者来提升自己的品牌,以及如何加强与球迷的情感纽带。”

同样是天空的消息,据称布劳顿还联络过NBA费城76人队的老板约什哈里斯。如此看来,在3月15日“投标截止日”到来之前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变数。值得一提的是,据网站“Goal”此前爆料,来自沙特的传媒集团“Saudi Media”也有兴趣收购蓝军,而后者是中东地区最大的传媒集团之一。而与此前收购纽卡斯尔联队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不同,Saudi Media是一家私人企业。不过也有消息宣称,该集团的母公司EHG曾经由一位沙特王子主要持股。考虑到沙特财团收购纽卡已是一波三折折腾了一年半,需要“尽快搞定”的切尔西恐怕比较难考虑这一下家。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